我为妻子拉嫖客1-2

我为妻子拉嫖客1-2

文章作者: 天夫 文章类别: 淫妻系列 返回前页目录 || 返回首页目录

(一)

上一部“娇妻中秋被奸记”中我讲到,妻子中秋夜在江边惨被三个码头工人轮奸,后来为了替她捉奸报仇,我请来公鸡兄等人前来助阵。虽然那三个淫棍受到了报应,不想最后关头,却让我妻子又在家中遭到公鸡兄等十名河道管理工的强暴。可谓旧仇刚报,又增新伤。

为防妻子染上性病,我不得不带妻子上医院体验。

我的朋友小刘医生给她做了认真检查,让我们放了心。不过,他的一句话还是提醒了我,他悄悄跟我说我妻子的这样的女人很适合做妓女。

起初我对此不以为然,以为他是在乱开玩笑,但细想想,如果卖淫合法化,我倒也要同意妻子去卖了。

妻子人长得漂亮,性欲也强,平时做爱我根本不是她的对手。我需要用保险套减轻她阴道对我龟头的刺激,才能勉强延长做爱时间,让她稍稍过瘾。而且事后她还常常撤娇求我帮她手淫或口淫。从她到达高潮的时间看,我看她每天对付几个男人足足有余。

而且她八岁时就已被别人捅破了处女膜,后来又与几任男友有过风流生活。

婚后更是惨遭歹徒数度轮奸。特别是江边捉奸这一次,她一夜竟连受三个码头工和十个河道工的饱和攻击,而安然无恙。这让我叹为观止。

我现在观念也算解放了,反正妻子她也不再是沌洁的女人了,不如就让她破罐子破摔。她的好友赵梅不是也主动走上妓路了吗?

再说,妻子那迷人的地方闲着也是浪费,加上从骨子说,她喜欢做爱。甚至有次我开玩笑地提议她卖淫,她只笑,也不反对。而是说现在她还不敢卖。一是怕熟人知道,二是怕被政府抓,三是怕染性病,四是怕被嫖客性虐待。

我想如果卖淫合法化了,就不用担心以上问题了。我们只是适当收点费,不想敲诈任何人。妻子会好好的陪对方做爱,而不只是性交,她会让对方觉得她物有所值。她自己还说对方老少一点都无所谓,但太丑的男人她不愿卖,而且她对同时卖给几个男人也能接受。

当然,我也不会让她夜夜卖,那样太辛苦了。

一个月让她卖十几次就差不多了。当然以她自己的感觉为准,我们不强求一个月一定要卖多少钱。

这样,几年下来,我相信我们生活一定会改善很多。而我妻子的性也会得到很大满足,何乐而不为呢?

我将自己的想法在网上公布了。我知道这会受到一些网友的攻击,但我说的是真心话。

我希望卖淫合法化。我相信,肯定也有很多老公跟我是一样的想法,只是敢不敢承认罢了。

没想到,这次骂我的人少了,反而有不少人为我叫好。

性爱110网友抢先说:“对你们夫妇的遭遇,我深表同情,同时我也理解你。

虽然别人骂你是懦夫,但在我眼里,你是一个真的男人,敢于实话实说,这比那些虚伪的人要强百倍。期待你真实的好文章!“

网友雨夜屠夫道:“天夫兄真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奇人呀!小弟实在佩服。叫你老婆到我家来卖。一次你老婆要价怎样?不用一个星期,保证你家收入大大改善。你只用在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等你老婆把钱拿回来,就有鱼有肉,多好呀!

小弟真想过那种生活,只是迫于无奈,没有天夫如此高境界的想法而自叹不如呀。

就这么说定了?天夫兄一定让我试试你老婆的:高山、平原森林、峡谷、小溪呀……一定让你老婆性欲大增哟!“

黑洞兄则说:“天夫,你是男人中的极品,而你妻子是个可爱的贱人!哈哈哈,我靠,我靠!”

也有网友表示了怀疑,北海鲲鱼就发表了自己的看法,他说:“有趣!天夫兄,天下第一编非你莫属,文采飞扬,很有功底。继续努力啊。”

当然,骂声还是不可阻挡地到来了,一表人才兄说:“天夫,你变态!你可以问一问你老婆当时有没快感?你这个男人真丢了我们男人的脸!不要写了!”

黄瓜兄则站在中立位置,宁事息人地说:“天夫兄的想法其实真的感觉很好。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“

人狼兄也说:“开心就好。”

受此鼓励,我又在网上公开咨询道:“不好意思,我想问一下,不知市场上女人卖淫现在行情怎样?即像我妻子这样的女人一次可以向男人开多少价?让对方射精和陪对方过夜在价格上有什么区别?收一次价是只让对方出一次精?还是在规定时间内(如一小时)不管对方出几次精?我们也不想狮子大开口宰人家。

但也不能因为不懂行情而太吃亏,让别人占了便宜还笑话我们。“

我还进一步公开了妻子的一些资料:她是名牌大学本科生,性格温柔而不失活泼,二十六岁,身高一米六六,体重一百零二斤。她喜欢做爱,但床上技巧还不算太多。

我不知像她这种已婚女人卖淫和非婚女人卖淫哪个开价高?口交的话一般可以要多高价?她同时接两个客人与她分别接两个客人开价应高一点还是低一点?

海狗兄很快有了回音,说:“天夫兄,如果你说的确实是真实的,我愿意包你老婆,一个晚上5000RMB ,何如?比上街卖淫好多了,而且每次宾馆的钱由我出,不定期,一个月几次就可以了。但是你不能在旁边,我不喜欢别人在旁边看。”

我想不到这么快就有嫖客站出来,说:“谢谢马兄好意,不过,你报的价可能太高了,反而让我怀疑你的诚意。”

快乐小鸡说:“看样了你们真不想宰客,那有机会我也干一下。”

海狗兄又说:“天夫兄,如果你妻子真的如你所说那么优秀,绝对物有所值。

我想你可能是对‘天上人间’里面的高级妓女的价格不是很了解,所以才有所疑虑。所以只要是真实的,我绝对有诚意。可以先付定金,只要你证明是真实的。“

我发狠说:“我决心已下,要么不做,在做就做最好的!我不仅要让妻子卖身,还要让她成为历史上最有名的妓女,成为千古以来最淫的妇人!”

人狼兄说:“天夫兄想让自己的妻子成为历史上最淫的是女人吗!哈哈哈!史上有不少淫女,如武则天、杨贵妃,太平公主,还有中国慰安妇,可惜无文字证据证明谁最淫。目前以能算最近的性女钟爱宝,据说她曾一次与二百多个男人做爱,还拍了电影。不过,你妻子将来肯定会超过她的!你想要让你妻子成为这世上有文字记录的最淫的女人。可你能怎么做呢?“

我说:“我让她卖淫,再记录下她与每个嫖客的淫行上网公布,我要让她成为这世上与男人做爱最多的女人。这不是挺有意义的事吗?呵呵……”

沉鱼兄说:“反对您!您妻子真的很不幸,哪有丈夫让妻子卖淫的道理!您真的需要钱嘛,如果是,告诉大家,我们会象捐赠希望小学那样为您捐款的!呵呵,开句玩笑,让妻子卖淫,我觉得的确不妥!不过想让妻子成为一代淫女,呵呵,您得努力喽!”

风亲扬发表了他的观念,说:“天兄:你实在是令天下女人失望,也令我们汗颜,妻子是你的一生的伴侣,怎能如此践踏!风不支持你!”

小浪浪说:“天兄,你是否有变态倾向呢。”

而雨夜屠夫也赶来了,对我破口大骂道:“天夫,你这无用的男人!你是个懦弱的性无能!你妈这母狗生了你!你连狗屎也不如!”

他的话让我脸红,却更激起我的逆反心理!我就要让妻子当妓女给他看。

说到底,妻子是我的,不是他的!

(二)

上次我说到,自从我知道妻子八岁时就被人破了处女身,今年中秋夜又亲眼目睹她被人轮奸后,我的心理和观念都有了很大变化,并开始在网上公开和网友们商议让我妻子卖淫的事。

有的网友对此表示强烈反对,劝我不要走极端,要爱惜妻子的荣誉,也有人百般辱骂我。但更多网友却还是表示理解和支持,有人甚至自告奋勇地想做我妻子的嫖客,愿以高价包下她。

看样子,不少人对我妻子挺有性趣的,他们的热情鼓舞了我,也激励了我。

有人说,娶美女就如玩蹦极,刺激无需置疑,但不是每个人的心脏都承受得了的。我妻子这么漂亮,她卖淫肯定会给我不少刺激。另外,作为一个男人,人穷只能志短。我没法拒绝妻子走上妓路后所带来的那种巨大利益的诱惑。

后来,我将这想法告诉了我妻子。

妻子起初以为我是在跟她开玩笑,说:“好呀,你让我卖就卖呗。”

后来,她知道我当了真,又有点心慌起来,死活不肯了。“你疯了?我是你妻子呀,哪有男人让妻子去卖淫的?”

我说:“你别以为卖淫很下贱。其实,这事很刺激的。生命中本来能让人感到兴奋刺激的事就不多,我们每个人都循规蹈矩的活着,悠然自得,只是偶尔从影视的虚构情节中去体会一点出轨的快乐、冒险的心跳和梦幻的美丽。可生命本应多彩,生活本应出奇,不然琐碎和乏味会磨去所有的激情,所有的棱角,有时候真想能有一架飞机从我头顶划过,那样我就可以在巨大的轰鸣声中大喊出声,声嘶力竭,忘乎所以,把所有的心中的郁闷都发泄出来,因为谁都不能听到我的喊声。总之,我觉得自己太渺小了,也活得太没意思了,我要重新设计生活……”

“对不起,亲爱的,我知道你心中很苦闷。”妻子扫我一眼,又将信将疑地问道:“可你真的认为我卖淫能给你刺激和快乐吗?”

“那当然。不仅刺激,而且实惠!”我见她有了松动的余地,马上鼓动道:“阿玲,你想想,现代社会是商品社会,经济地位决定一切。我们过去曾为自己是大学生而自豪,可现在呢?却沦到了快要下岗讨饭吃的地步!我都不好意思跟那些发了财、致了富的朋友们聚会、交往了。人家穿的是名牌,住的是洋楼,开的是进口小轿车。可我们呢?还住着简易木板楼,只有一辆摩托车,连你穿的衣袜,也大多是你的顶头上司马主任送的……”

“别说了。”妻子红着脸低下头,她现在身上的内衣内裤,无一不是马主任所赐,而她挂在衣橱中的那件最高档的黑色低胸旗袍,也正是马主任前几天带她出差时,刚买了送给她的。

“不,我要说!”我抓紧她的手道:“现在社会,人们是笑贫不笑娼!要是你肯转变观念,同意卖淫,那我们的一切就会变了!你这么漂亮,一定会让很多男人喜欢,嫖客们会蜂涌而至。我们必会很快收到他们大笔大笔的淫钱。这样我们就可以买自己的别墅和小车,还可以吃馆子、逛名店、外出旅游……不用多久,我们就会富得让人羡慕!也让你的那些女同伴们儿眼红。”我说,并在心里自信自己一定能说服妻子下海。

我清楚,现代社会的美女,除了保留了诸如清高、自傲、任性、虚荣等传统小习性外,还有喜欢打扮、厌恶家务、热衷享乐等无伤大雅但足以让人大伤脑筋的“美女综合症”。

这也难怪,美女们从小有人宠着、捧着,读书时老师怜着、同学慕着,成人后男人追着、抢着,优越感与生俱来,个个都将自已当仙女看待。但她如果现实中不能实现那种集万种荣耀和光环与一身,她就有种失落感,觉得自己真是浪费了上天赐予的美色,弄得跟丑妞一样了。这时要她走向堕落就容易多了。

我妻子当然也不例外。我俩婚后,家里经济很拮据,而妻子又一直向往舒适体面的生活。可我连她的手机都买不起,更没钱让她去买高档时装去与她的女友们比拼。每当她的那些女同事在她面前炫耀她们的各式各样的豪华手饰,总让我妻子回家要生一肚子气。

而偏偏在今天年中秋夜,她又被三个下三滥的码头工人轮奸,不久更受到十个河道工的强暴,这彻底摧毁了她的清傲,再想在人面前端架子也来不及了。

经不住我反复劝说,加上家里经济确实拮据,而妻子又一向爱慕虚荣,也很向往那种舒适的白领生活,总算动了心,却又不安地问我道:“可……你想让我怎么卖?”

“你同意想当婊子了?”妻子两片薄薄的嘴唇吸引着我,诱惑得我很想紧紧地拥吻她。但我却说:“当然是偷偷卖了,我总不会教你去挂红灯笼开青楼,那样生意没做成,说不定倒让警察抓走了。”

妻子红着脸说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我是问你,你想将我卖给什么人?又在什么地方卖?其实卖淫也挺复杂的,我想不会是你以为的那么简单,只要我裤子一脱就来钱。”

我说:“你问的东西我都想过。至于卖给什么人嘛,当然是卖给熟人好了,熟人好做事。我的不少男性朋友都对你挺感性趣的,要是他们知道你下海卖淫了,还能不给我面子,来给你捧场?小刘医生就是一个,还有小马、小张、小王。当然,你单位的那些男同事肯定也都想操你,我到你单位去过几次,他们看你的那眼神儿,都恨不能吃了你……,若是你同意让他们干了,他们还能不出钱在你身上图个痛快?所以你的客源不用担心。”

“我看你一冲动,就跟白痴男人似的,脑子缺根筋了。当妓女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让亲朋好友和同事都知道了,我们的脸往哪儿搁?挣点钱又有什么意思?能在人前风光吗?”妻子白了我一眼,说:“依我看,还是卖给陌生人好,免得让熟人耻笑。再说,熟人还特喜欢赊帐。要是他们做完了却不肯给钱,我们好意思厚着脸皮向他们索要嫖资吗?还有,万一被他们老婆知道了,那还不得来找我拼命?而且,也容易被爸妈他们知道……”

“嗯,有理有理,应该找陌生人。”我连连点头,觉得还是妻子想得周到,就认真地征求她的意见道:“那……地点呢?你看就放在我们家,好不好?”

“不好不好。”妻子又连连摇头,“你怎么能将嫖客领到我们家里来呢?万一对方事后常来纠缠,或是为费用的事吵起来,就难免让邻居知道的,那叫我们怎么做人?岂不还是要爆光出丑吗?”

“哦,有理有理。”我犯起愁来,突然又一拍脑袋,说:“对了,阿玲,你看在旅馆里开个房间行不行?有可供做爱的大床铺,又没人会知道你的真实住址姓名,岂不是两全其美?”

“你们男人呀,就是想得简单。你以为在旅馆里开房间接客就那么容易呀?”妻子胸脯一挺,用指尖点了一下我的额头道:“第一,在旅馆开房间要付高昂的房租费,第二,还要买通服务员和保安。这样,就算嫖客付给我500 元嫖资,恐怕我们真正拿到自己手里的都不足100 元,从成本上来讲大大划不来。而且,人家肯付那么多钱吗?”

“这倒也是。”我恍然大悟,却又不服气地说。“不过,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,对方付伍佰元钱应该没问题吧?”

熟悉我妻子的人都知道,她身高一米六六,体重一百零二斤,那模特儿般的身段,比起许多明星小姐还要漂亮动人,胸脯硕大,纤腰却轻盈可握,臀部更是丰腴浑圆,引人注目。

她最令人着迷的却是她的谈吐和气质,她毕业于名牌大学,温文、高贵而又不失纤柔,是我所见的女孩子中最完美的。只可惜,她幼年时就被个乡下笨蛋破了身,大学里又被几任男友玩弄过,今年中秋夜还在江边惨遭三个码头工人的轮奸,并被公鸡兄他们操了一整霄。否则,我还真有点舍不得让她去卖淫。

“也许有的客人会不止给这个数吧。”妻子叹了口气,望着我道:“但大多数男人恐怕还是出不起这个价。现在国家经济很不景气,人们挣钱不容易。再有,赵梅昨天还给我来电话,她说这几年下海的女人特别多,为了抢生意,她们都拼命压价……”

“是吗?”我独自在床上沉思起来,“唉,要真是这样的话,早几年让你下海就好了。”

“要不,老公,还是别让我卖了吧。真的……我们钱少点就少点吧,跟别的男人做爱,会让我心理上很别扭。”妻子哀怜的望着我,她晶滢的双眼,长长的眼睫毛,衬在娇俏的脸上更是使我迷惑。

“不!我还是要你卖!你一定要赶上这趟末班车!”我脱口道,马上也觉得自己有点儿过份了。

妻子算是一个标致的大美人,臀隆乳丰,充满青春活力,还有一张时刻保持着甜美笑容的俏脸。而且,婚后她很爱我,家务事她都抢着做,每次上床她也十分主动、热情,对我可谓百依百顺。

但是,只要想到她跟大学里前男友的种种艳情艳景,她为他们手淫、食精,想到我曾亲眼目睹她被多个男人轮奸,还有她早已被那个乡下白痴捅破的处女膜,我就恨不得让她真正做回妓女。

反正,她已被别的男人免费白玩过了,想当良妻节妇也当不了,不如就让她的美貌发挥其价值,卖色赚钱好了,能赚多少是多少。而且,她跟别的男人亲热的场面,竟隐隐让我有些性欲亢奋……

从接连被赵梅和小刘提醒,让我起了要她卖淫的念头,我就情不自禁地为此计划而激动,我难以控制往自己内心的这种冲动。何况,这还能极大地改善我们的经济窘境。

“老公,我真的好怕……你别将我往别的男人怀里推,好不好?我的肉体只想让你一个人占有……”妻子伏在我的胸前,让我抚摸着她的秀发。

“呵!”我心里想﹕“你在认识我之前,不也这样在你历任男友的怀里撒过娇吗?现在你又何必在我面前装玉洁冰清?再说,你早已是只破鞋了,中秋夜在江边,你当着我的面让三个男人操得死去活来,后来在我家里,你又让公鸡兄他们奸得淫水横流……”

于是我说:“什么我将你往别的男人怀里推?其实只要将你眼睛蒙起来,你能猜出插在你下体内的鸡巴是我的还是别的男人的?从中秋夜到今天,十多个野男人的鸡巴不都在你的小穴里插过嘛,你不也一样给了他们快乐?而你自己不也从中得到无数高潮了嘛……”

“呸,你乱说。”妻子在我的怀中蠕动,玉手却摸向我下体的肉棒,显然,她也忆起了自己在江边被三个男人轮奸的艳爆场景,情欲难禁了。

“哼,我不仅要乱说,还要你跟别的男人乱做。”强烈的挑逗促使我也忍不住了,我将妻子压住,然后就紧贴着她的双乳,吻她的嘴。“答应我,做妓女好不好?阿玲,我们家需要你做妓女!小刘说,你下面的那东西是难得一见的名器,很适合做妓女……”

“如果你真的不因此嫌弃人家……人家只好听听你的了……”妻子见我决心已下,将头埋在我怀里,娇滴滴地道,脸却烫得厉害。

“这么说你答应了?你真不愧是我的好妻子。我告诉你,我永远爱你。即使你做了为人不耻人尽可夫的妓女,我也永远爱你!爱你!爱你!”我情不自禁地抚摸着妻子腴嫩的胴体。

“老公,你真坏!”妻子如蛇一般在扭动,小舌更不停在我的嘴里挑动。

“老公不坏,老婆不爱嘛。”我开始脱她的衣服,一只手伸进她的内裤里,她柔嫩的阴户被我抚摸着,身体的反应更加激烈了。

“看样子,她已真的愿去做一个妓女了。”我脑海中不觉浮现出她仰躺在别的男人身下娇喘的倩影,完全陷入幻想之中,肉棒更加兴奋起来。

妻子当然不知我脑子里在想什么,她感觉到我的疯狂反应而爱不释手地握着我的肉棒,我澎涨得非要干她一个痛快不可了。于是我将妻子拥到床上。我一直喜欢在床上干她,软绵绵的感觉令我特别亢奋。

妻子两条雪白的粉腿高高抬起地仰卧着。我殷勤地吻她的嘴、颈项、胸部、腋下、肚脐。我特喜欢她下面那个宝贝地方,那里特别纤细柔滑,让我吻得很舒服。

妻子呻吟得有如乳燕娇啼,辗转反侧,拼命抓捏着我的命根子,就等如一艘没有泊岸的小船。

我拨弄着她长长的秀发,将她推到我的腹下,我感觉到自己那地方有点涨疼,我很想她替我口交。

妻子抬起头,娇羞的扫视一下我,表示不愿意。

也难怪,妻子终究是一个良家妇女,虽然她以前也不少次为前男友们食精,但嫁给我后,这种行径她始终是不太习惯,觉得有这有损她在我面前的贤妻形象。

但此时我却兴奋得有强烈需要。以前,我绝不勉强妻子,此刻我却像嫖客一样下意识地渴望她为我“服务”。

我渴望的眼神加上温柔的语气说:“亲爱的,吻它﹗你就当我是你接的第一个嫖客。”

妻子还没有答应,我已经按住了她,在柔和灯光下,我看见她羞红了脸,半推半就的小嘴踫了一踫我的龟头。

一经接触,我更陷于疯狂之中,我要完全将鸡巴送进她的嘴里。她起初不大愿意,但很快的,还是在把玩中情不自禁地滑了进去。我澎涨的东西给她暖暖的小嘴紧紧包裹着,这种感觉是无法形容的。

我虽然躺着,也微微抽动,带引她的吸吮,慢慢将她的身体向上移。然后,让她白嫩的大腿跨过我的脸,这个姿势变得妻子也可以享受我的口交。

我们互相在澎湃炽热的状态为对方服务,我看着她那湿润的地方,在脑中却在想像着妻子在为客人“服务”。

这时,妻子似乎也越来越起劲,她不停的吐呐,可能她已适应了,习惯了,娇嫩的小嘴令我欲仙欲死,我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如同飘进云层的滋味,拼命抓紧她的大腿,希望她停下来,给我一个喘息的机会,又希望她继续套动,最好能够加强吐纳的力度,因为这实在太美了,太妙了。

我终于禁不住丹田一股热流的冲击,在妻子的嘴里喷射了,弄得她满脸都是,她紧闭着小嘴,但我的精液还是从她的唇边溢出来。

我有点儿内疚,我得到了满足,妻子却若有所失。

但她很快又若无其事,转过身来伏在我的臂湾,玉手轻轻拂扫着我的胸前。

又慢慢移向下面,我虽然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然而在她的玉手柔情的轻抚下,那地方很快又再慢慢复挺了。

我安慰她道:“对不起,我无法满足你,不过,你马上就能满足了,我想嫖客们会给你快乐的﹗这也是我让你卖淫的原因之一。以后形形色色的男人们够你享受的。”

“你们男人都坏死了﹗”妻子娇憨的嘟着嘴,含羞地缩走摸捏我阳具的手儿,变为轻抚我的胸部。她越是怕羞,我的反应就越强列,况且我的脑海中正幻想着她的胴体在别的男人怀中扭动。这种幻想使我很快又坚强起来,妻子吃吃笑着偷看我的一柱擎天。

“你看,阿玲,又一个嫖客来操你了。”我再也忍耐不住,冲动地压住了妻子,重新熟练地闯入她的“禁区”。她低哼一声“哎呀”,在眉梢眼角中,我感觉她是有一份充实感和强烈的满足感。

我用力向前一送,妻子的小嘴一张,低弱的呻叫声声动人魂魄。我闲歇性地吻着她的小嘴,却闻到我刚才射入她嘴里精液的气味。

“天啊,明天这张小嘴,就将含住另一个男人的肉棒了。”妻子的反应越来越剧烈,在她满足的求饶声中,我再次火山暴发。

望着妻子那个阴毛履盖下的阴户,此刻她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,那桃缝里还淫液浪汁横溢。我笑着说道﹕“这次,我总算喂饱你了吧﹗阿玲,你觉得我这嫖客当得怎么样?”

妻子将头一偏,轻轻敲打了一下我的睾丸,说:“要是嫖客们真的像你这么对我温柔就好了。”

我说:“他们没理由对你不好,碰到像你这么漂亮迷人的妓女,是他们一生的福气。你要给我好好干,我们会很快成为本地区的富裕阶层。而且我还有个计划,我要让你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淫贱最放荡的女人。”

“什么?”妻子屁股一扭,惊叫起来。

我拍了拍她的腴臀道:“你要么不做,要做就要做最好的妓女,做接客最多的妓女!我将负责把你和嫖客们的艳事秽闻都记录下来,这是件很有意义的事。说不定,你将来会很出名,会跟杨贵妃、李师师、潘金莲们一样流芳千古。“

“你变态,我可不要出这样的名。”妻子娇嗔地嘟起嘴。“世上哪有你这样让妻子出名的老公?”

“你应该为遇上我这么大方和大度的老公而庆幸!”我嘻笑着,“从明天开始,我还将开始亲自上街为你拉嫖客。”

“你真的说来就来,还想当我的皮条客啊。”妻子媚眼如丝,却有一种淫靡动人的神韵。

我点头道:“那当然。说吧,阿玲,你是要老、要少?要中国人、日本人还是黄头发的的老外?”

妻子认真地想了想,半羞半怯地说:“我听说日本人喜欢折磨女人,老外那东西太大,我想我最好还是先从中国人开始吧……老一点小一点问题到不大,不过,最好还是先弄个中年人。让我先适应适应……”

“行,地点呢?”我爽快地道。

妻子用指尖缠着自己的秀发,低低道:“我看公园就可以。那里清早、中午和黄晕时都没什么人,只要你帮着望风,我想不会有人打搅的。嫖客也会放心大胆地和我玩。”

“公园?”我的心忽然一跳,想到妻子的前老乡男友何超上次来我家,她也陪他逛公园去了,他们会不会曾在那里偷过情、做过爱?

于是我说:“你上次跟男友何超去公园,是不是早就侦察过,那是个适合男女风流的好地方?”

妻子一楞,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,红着脸说:“呸!好心没好报,人家不理你了。”

我赶紧道:“你别紧张。反正你都要做妓女了,我还会在乎你跟前男友做过爱吗?”

妻子大屁股一扭,反击道:“人家是真的没跟他做过嘛。要是早知道你存心让我当妓女,我当初还真不如就让他尝尝鲜呢。”

“好吧,反正他下次还有机会。”我坏笑道,“不过,以前我老婆是免费的,现在他再要干你,我可是将你明码标价了。他有钱请进,无钱免入!”

“呸!亏你说得出口。”妻子“卟哧”一下笑出了声,又白了我一眼,道:“我看你是掉进钱眼儿里了。”

“我还想掉进你的毛眼儿里呢。”我笑着又爬上妻子绵软的小腹,向她胯间的“毛眼”里插去……

“从明天开始,你这个毛眼就会成为有钱人的旅游天堂、度假圣地了。”我开始在妻子身上胡乱扑腾。

从内心讲,我是爱妻子的,但我梦想让她美丽的肉体发挥更大的作用,我要让那些想吃天鹅肉的男人为我付钱。

“呵呵,爱妻将踏上淫路,我要发财了!”最后,我与妻子相拥而睡,满足地进入了梦乡。

返回前页目录 || 返回首页目录






 

Ads by TOK2